| 设为主页 | 保存桌面 | 手机版 | 二维码 登录 注册
免费会员

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

主营:玻璃钢穿孔器, 墙壁穿线器,穿管器,双稳机电缆拖车, 各种电缆放线架...

正文
工程款一直拖欠政府工作人员成“老赖”:二三百万还算个钱
发布时间:2019-08-11        浏览次数: 次        

  民营企业发展过程中,有时会面临一些欠债不还的问题,而在这些欠债不还的老赖中还包含了个别的部门和国有企业。山东金泽园林建设有限公司正是遭遇当地政府老赖行为的公司之一。

  2014年到2016年间,金泽公司分别与曲阜市姚村镇政府和石门山镇政府签订了多份绿化施工合同,承担这两个乡镇的一些道路绿化工作,按合同约定要求,2015年的7月份就早应结清剩余工程款,但姚村镇至今还有210多万元欠账。石门山镇也是声称资金紧张,至仍今有260万欠账。

  山东金泽园林建设有限公司规模不大,注册资本总共300万元,两个镇政府高达470万元的欠款,让这家公司难以维持。“工人上门催款,材料费也没办法付给供应商,实在是没办法了。”公司负责人表示。

  6月13日,山东金泽园林建设有限公司负责人王先生再次来到两个乡镇,讨要拖欠已久的工程款。对此,石门镇工作人员表示先归还王先生10万元,剩下的问题要找镇长谈。而姚村镇的工作人员的回应则让人大跌眼眶:“目前还欠着一个1300万元,又欠着另一人1700万元,他这二三百万还算个钱?”

  对此,山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党组书记、厅长汲斌昌表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国有企业也好,政府部门不还这个钱,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按照省里的政策,政府部门要在今年年底前完成所有清欠工作。对于曝光的问题,在核实清楚后,曲阜、兖州还不上就找市财政,市里还不上找省财政。”汲斌昌表示。

  鲁南高科技化工园区是山东省公布的第一批化工园区,总规划面积达27.72平方公里,包含滕州市木石镇和官桥镇里的多个村庄。官桥镇的北韩村就在园区范围之内,与村庄一路之隔建有一座大型的化工厂,村民对从工厂中飘来的气味万分苦恼。

  “就不到一百米,一刮西北风那味儿都没法闻。”村民向记者表示,“两三年前就说要给我们搬迁,一年半前还有人上门入户调查,以为很快就能住到新房子了,白小玄机彩图。结果到现在都没动静。”

  在同属于鲁南高科技化工园区的木石镇谷山村,记者也没有发现任何搬迁的迹象。反倒是居民在对自家的房屋进行翻新。“什么也没说,什么通知也没有。”村民表示。

  2018年1月12日山东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山东省专业化工园区认定管理办法》,其中明确提到,园区内企业生产、储存装置与学校、医院、居民集中区等敏感点的距离要符合安全卫生防护等有关要求,认定的专业化工园区内的村庄与学校要在2020年6月30日前搬迁完毕。

  距离最后时限只剩一年时间,为何两个村庄却是迟迟没有动静?鲁南高科技化工园区管委会工作人员透露,工业区内的村庄搬迁目前已经有了比较详细的计划,但是要想在承诺的时间全部完成,却是困难重重。“一共是有26个村庄要搬迁,回迁上房完成的是5个。”

  “化工园区内部的搬迁面大量广,调整规划的周期比较长,所以给出的最后期限是2020年的6月底。到现在还没开始弄,肯定完不成。”在看过问政短片后,汲斌昌说。

  对此,枣庄市工业和信息化局负责人表示,因为园区内部分工厂建厂较早,涉及到园区规划不合理的问题。加之牵扯的村庄也较多,问题比较复杂。“目前正在积极地筹措资金,争取在明年6月底搬迁完毕。但是搬一个村庄大概需要2个亿,政府的压力也非常大,我们还要继续想办法。”该负责人表示。

  “2017年6月,山东省委省政府开始实施化工企业安全生产转型升级五年行动计划,对199个园区进行认证管理,目前为止认证了85个。”汲斌昌表示,密集人口的搬迁,是作为化工园区认定管理办法的12个否决项之一。如果到期还没搬迁完毕,就要上报省政府,取消园区资格。

  现场,一位问政代表认为,国家设置化工园区,主要是为了利用科学合理的配置,集中解决污染问题;同时化工园区污染严重,迟迟未能搬迁的村民身体安全问题又如何保证?

  为深入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实施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决策部署,山东分散在12个市的钢铁企业和产能,将要进行大调整、大布局、大优化,向日-临和莱-泰两个生产基地转移。截至目前,这项工作推进如何?

  地处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的滨州邹平,聚集了多家钢铁生产企业,其中山东广富集团有限公司具备年产生铁300万吨、粗钢300万吨的生产能力。山东传洋集团有限公司具备年产钢、铁产量360万吨生产能力。西王特钢有限公司电弧炉及转炉总设计炼钢年产能约为330万吨,高炉及烧结炉总设计年产能分别为210万吨及370万吨。

  对于相关的钢铁产能布局调整,山东广富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负责人表示,暂时没有接到上级有关搬迁的通知。

  山东广富集团有限公司办公室负责人称:“不用管面临什么问题,我们确定不搬,到2025年确实不让我们干了,我们会转型。”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些钢铁企业在筹备产能调整、企业搬迁的过程中遇到了不小的困难,首先就是资金问题。西王特钢有限公司企管部负责人称:“我们投资几十个亿了已经,这些东西怎么来处理呢?最主要的是,80%都是要重新掏钱重建的。”

  在资金欠缺的同时,人员如何妥善安置,也让他们十分头疼。山东传洋集团有限公司综合事务部负责人提出疑问:如果说我们搬走了,高层领导、技术工人可能会跟着走,也有可能会得到一定的优惠,但这些工人怎么办?

  同样,西王特钢有限公司企管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很多工人不可能跟着搬迁,用工紧张怎么办?企业发展到现在十几年了,好多工人不是刚到岗一两天就能适应这个技能的。”

  根据省工信厅网站查询到的钢铁企业产能置换公示情况,记者看到德州、淄博、烟台等地的部分钢铁企业已经列出了产能置换方案,但并没有找到邹平钢铁企业的相关信息。

  针对这一问题,节目现场连线邹平市市长马军权,马军权表示邹平市政府坚决拥护省委省政府的规划,在传达政策的同时拿出合理规划,包括钢铁时代的土地利用,做到真正转型,及时论证,通过相关支持,建设高端经济产业园区。

  全省钢铁大调整、大布局、大优化任务艰巨,2022和2025两个大限,对于钢铁企业产能调整来说,时间说长也不长,那么针对有的地方政府和企业可能存在观望的情绪,下一步省工信厅到底如何谋划呢?

  面对这一提问,汲斌昌回应,相关文件规定2022年转移70%,现在省工信厅正在制定有关产能转移的相关政策、实施意见,最近可能要提报省政府决策。近几年来,山东省重化工业为山东经济发展做出了许多贡献,但问题也很多。2017年,七大高耗能产业消耗了山东工业企业消耗煤炭总量的40%,即1.45亿吨。而七大高耗能产业创造的营业收入利润,金鸡报论坛,最高的指标是12.9%,投入产出率比较低。同时,由于高耗能导致的能耗指标、环境容量、甚至土地指标都顶到了天花板,这是目前面临的一个很突出的问题,“老鸟飞不走,新鸟飞不进来”。

  汲斌昌表示,省工信厅最近正在制定办法,实施意见出台就要落实,督促相关市县的企业加快进度。针对裁员问题、稳定就业问题、稳定金融防控等方面的问题,办法都涉及到了。

  来源:齐鲁晚报 齐鲁壹点记者张泰来、范佳综合自生活日报记者杜亚慧、齐鲁网·闪电新闻等

波肖图库| 新铁算盘| 香港天下彩开奖结果| 有什么公式可以算平码| 正版四不象必中一肖| 六合头条| 香港新版挂牌四字玄机| 九龙高手联盟高手坛| 玄机心水论坛高手资料| 香港内部一肖一码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