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科技前沿 星声星语 大咖名流 社会文化 热透新闻 娱乐新闻 旅游新闻 汽车资讯 女性生活 体育新闻
历史咨询

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匈奴帝国经济的支柱:除了游牧,还有耕作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6-08 05:45   来源:未知   阅读:

“匈奴以杀戮为耕作,古来唯见白骨黄沙田。”这是唐朝诗人李白在《战城南》诗中对匈奴的描述。诗仙认为匈奴是以杀戮为职业的,就像我们种庄稼一样。在他们领域中的旷野里,自古以来就只能见到白骨和黄沙。这只能说青莲居士是诗人,注重对事物的渲染,而忽略了历史的真实。

匈奴是古代北方草原游牧帝国的开创者,他们在大漠南北及中原地区生活了700年之久,其所创造的游牧文明为我们熟知。客观地说,支撑匈奴国民经济的支柱确实是游牧和狩猎,但耕作还是在匈奴经济中占有一定比例。

马背上的匈奴人

事实上,匈奴人不仅有耕田产谷,还建有谷仓来藏谷。除在本部耕种外,在西域还有骑田。还有自己的农耕文化。(1)

史书的记载是最直接的证据,但匈奴没有本民族的文字,汉籍史料在记载匈奴成长,壮大,与邻国关系的一些重要事件时多以游牧民族出现,对于其农业耕作方面的记载却是凤毛麟角。

匈奴在强盛的时侯,东破东胡,南并楼兰、河南王地,西击月氏与西域各国,北服丁零与西北的坚昆。建立了一个以蒙古高原为中心,东至内蒙古东部一带。南沿长城与秦汉相邻,西到葱岭,北达贝加尔湖周边。被称之为“百蛮大国”。

农业世界与游牧世界

《史记》说,前119年,汉将卫青挥军至匈奴赵信城(蒙古杭爱山南麓),“得匈奴积粟食军。军留一日而还,悉烧其城余粟以归。”《盐铁论》中也说匈奴“马不粟食”,“资粮不见案首”,“外无田畴之积”等。这是司马迁和《盐铁论》作者桓宽对匈奴农业的记载。

马克思说,“在一切东方民族中,从这个过程发生的时候起,便可以看出这些部落的一部分过着定居生活和另一部分继续过着游牧生活的彼此之间一般的相互关系。”匈奴也正经历着类同的情况。他们除了继续过着游牧生活的部分而外,也出现了经营农耕的部分。

窥一斑而知全豹,史料直接间接反映这种状况的并不乏见。班固在《汉书》中记载,公元前134年,汉文帝刘恒拿上了大汉王朝的玉玺后,对匈奴继续执行汉高祖定下安抚政策。前166年,匈奴单于曾向汉朝索要“米蘖”,而汉文帝慷慨解囊,将“秫蘖”送给匈奴。蘖,是一种发芽谷物,制为曲以当造酒的酵母,故又称曲蘖。匈奴人将汉朝的米蘖、秫蘖引入草原。

又说前90年,匈奴地方“会连雨雪数月,畜产死,人民疫病,谷稼不孰,单于恐,为贰师立祠室。”。这不仅明确了匈奴境内遭遇了几个月的雨雪,牲畜大多饿死,庄稼也不成熟,人民又病又饿,把单于吓得去求助神灵。也表明了匈奴国内不仅有农业生产,还是因为年景不好闹灾荒

公元前1年,汉人韩况等护送乌株留单于入匈奴,“道里回远,乏食,单于给其粮”。

所有这些都说明:匈奴人确实不放弃利用自然条件和资源的机会以耕种粮食并食用粮食。

歌舞剧“昭君出塞”